楚慈

“写尽千山,落笔是你”

【德哈】德哈女孩

我在梦里看他们相爱过几场

那时他们一点都不生疏

眼神有温度

从没有针锋相对

立场相反

互相看着彼此的眼神也满是笑意

有的时候他们牵手一笑的时候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给他们
我磕我磕我磕还不行嘛

这梦可真好

要是不醒

就更好了

——————————————————

半原创,句式有原句

考试期间脑洞产物

献给所有德哈女孩

【德哈】

也许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带着孩子的马尔福被好友问起这个问题

他也只是谈谈的笑笑

神色是对旧往的怀恋

“爱过”
两个字说尽半生酸楚

有关霍格沃兹,有关哈利.波特

唯有青春与魔法不朽

【德哈】无题

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的,有人说

“当一个人口头上天天挂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不管要表达的是喜欢还是讨厌,潜台词都是——我爱他”


挂一个傻逼毛毛的睿智发言
宁不喜欢729拍广播剧可以自己去跟你们家光母说呀
啊我忘了她进橘子了
那好你也进去跟一起中秋团圆吧
PS:因为我底线priest还有729
两个都惹了那就对不起,请你们马上biss
暴躁发言,希望没有打扰到那些关注我的小姐姐。

先说一句
杰大是配过顾昀跟魏无羡,但
阿杰≠顾昀也≠魏无羡
但是这是《杀破狼》主题曲《月若流金》的笛子版
所以这是杀破狼女孩的场子
那些ky还美其名曰玩声优梗的人
你爸今晚种枇杷树了吗?

〔瓶邪〕我怕(下)

接上篇,我没打算写成be,所以还是he吧

情人间小打小闹

——————————正文分割线

“你在怕什么?”

经过半个月的冷战后,张起灵把吴邪逼到了墙角。

忍无可忍,躲无可躲。

吴邪充分发挥敌动我不动战略

将装哑进行到底

这个时候两个人仿佛角色对换了一样

“你究竟在纠结于什么?吴邪”

“…………”

吴邪的眼角是红的,脸也是。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学张起灵望天了

妈的,这不争气的身体构造。

“因为你害怕结束所以你避免了一切开始对吗?因为你站在为我好的角度不想我孤独终老对吗?因为你自己也开始畏惧了对吧,吴邪”

直到细碎的吻落下来,爱人的眼注视着,

安抚着,用眼神抚摸着。

“别推开我了,好吗?”

所有的话都被淹没在行动中

你果然还是在他面前,毫无抵抗力啊。
他还是你的软肋。
 

“别喝酒了以后”

张起灵突然说 ,吴邪以为是张起灵对上次他找理由拒绝他有了阴影。

“为什么?我觉得酒挺好的,比如酒能够壮…………”

“唔……………呃张起灵你干什么”

一言不合就亲人,闷油瓶什么时候有的这臭毛病。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你是我的软肋,也是我的盔甲。
—————————
灵感来自于这句话
你得牟足了劲儿往外逃,就算他把你的名字喊的温柔荡漾也捂紧了耳朵快跑。当时你踏着最清的溪,现在就得跨最汹的河,当时你迎着最暖的风,如今就得挨最冷的雪。不许回头,不许哭。来有多愉快,去就有翻倍的痛苦。”

〔瓶邪〕我怕(上)

老吴有点渣,外加颓废

依然是,人物归三叔,ooc归我。

不知道算he还是be,应该是be吧,有时间继续写。

——————————————正文分割线

其实吴邪有的时候会以为这是一场梦

在他接回张起灵的时候,在他跟张起灵依然能熟稔的交流的时候,在他终于了却十年心愿把张起灵带回雨村并且给了他一个家的时候,在他跟张起灵确定关系的时候。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美好到近似虚幻

那天晚上

张起灵揽着他,跟他说

“我也心悦你”

这种感觉到了巅峰

可是他没有阻止张起灵在他身上乱动的手

他迎合着他

哪怕是假的,也让他沉溺一回吧

“我就放纵这一次”

第二天早上

倚在门上看张起灵做早餐

半扣不扣的外衣

若隐若现的吻痕

偶尔张起灵也会回头看看

眼睛里满是爱意

气氛正好

“小哥,昨天晚上的事就当做一次意外吧”

吴邪不打算让人觉得他疯了

所以他打算当个渣男

提上裤子就走人这种事情

难道不像是他吴小佛爷做的出来的事情吗?

空气突然凝滞了,张起灵停下手中的事情,

定定的看着他。

仿佛要通过两张眼角膜看透他那卑微不堪的内心

吴邪知道

这是要一个解释

他不紧不慢的扣上外衣,

“昨天晚上,我喝醉了”

多好的借口,多无懈可击的理由。

两个大男人对峙了几分钟

张起灵终于开口了

“你不喜欢我?”

哈,大招

“喜欢”

“所以?”

“可是我觉得人与人的关系应该适可而止”

这回张起灵沉默了许久

“你怕?”

还是一针见血啊,哑巴张。

“是,我怕的要死”

看着面前人变阴沉的脸色

吴邪有一点后悔

不过没有关系

如果两个人相隔着一起孤独终老

也算共白头。

〔瓶邪〕等我

你能不能等等我,等我跨过十年漫长岁月,跨过宿命般厚重的青铜门,跨过那些没有我的苦心筹谋,

柴米油盐酱醋茶,寻常巷陌人家。

闲敲棋子落灯花,护你天真不假。


817(一个不像贺文的贺文)

〔all邪〕可能会有簇邪/盟邪出没。

新一代小奶狗and小忠犬

但是小哥永远是正宫

瓶邪双箭头不解释

黎簇今天又失眠了

距离他跟吴邪冷战已经过去了七天零五个小时

啧,其实是吴邪单方面不理他。

微信群聊回避他说话,朋友圈不回复他,打电话显示不在服务区。

多大的谱啊,不就是仗着张家那位在嘛

“艹,老子下次再理他我是狗”黎.打脸狂魔.真香帝.簇又立下了一个肯定会破的flag。

扣扣扣,有人深夜敲门

以黎簇在汪家的学的东西,这个人…………肯定不是吴邪,而现在敲门声短而急促,黎簇只好拖拉着拖鞋不情不愿的去开门。

“谁啊,这么晚了”

哗啦,露出一张熟悉而又令现在的黎小爷十分不爽的脸。

王盟

“嗯,是我打开方式不对,我再开一次”

“没有错,就是我,你盟哥”

“王盟你还要不要脸,就是你害我跟吴邪闹翻

你现在居然还敢上门来找我”

说着打着闹着,就已经到了客厅。

到了明亮的地方,黎簇发现王盟居然还带了许多酒

“考虑到黎小爷的口味,买了红酒”王盟解释道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害,男人之间聊聊天罢了,顺便来给你送送东西”

王盟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本子,黎簇狐疑的打开,熟悉的字迹,熟悉的画风。

吴邪

“这是经过你盟哥我海选,老板挑选,选出来的几个还不错的伙计,也许以后是你的得力助手。建议都写上面了,看看”

是他的风格,黎簇想

惯常是打一杆子给颗甜枣,打也打的猛,可是糖也是真的甜。甜完之后就让人无比空虚还想要的更多,这个时候他又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

“别痴心妄想”

可说到底,痴妄要是能压抑住又怎么会产生呢?

“哎回神了,酒喝不喝”

王盟摇晃着酒瓶,哗啦啦的水声唤醒了黎簇。

黎簇也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没有那些繁琐的品酒程序,深夜里,两人酒杯碰在一起,眼睛里互相看到的都是理想破碎的场景。

等到喝的够多了,话匣子也打开了。

最先挑起话题的居然是王盟

“他,你别看他在沙海的时候,牛逼哄哄的,其实,其实他以前可傻了”

“我,我不管他在干什么,我统统不管,他让我上我就上,反正这辈子命都是他的了。可是 可是他的命,是我的底线”

“他疯成那个样子,我真的,真的怕他把自己搭进去 所以我阻止他”

“可是他还是把我抓回来了,而且,他还愿意要我”

“因为有些人光是遇见就已经赚到了,怎么敢

奢望太多啊”

“黎簇啊,不管从前怎么样,往后看吧

开始一段的新的生活,你的人生还长着呢

所以啊,忘了吧”

王盟明显醉了,语不成句,词不达意。

可是每一句都敲打在某人的心上。

拽着他,质问他

“你怎么就那么无能为力呢?”

王盟自顾自找地方睡去了,留黎簇一个人在客厅,对着窗外茫茫的夜色,对着空荡的房间。

“我想见他,或者说,听听他的声音”

一旦这种想法冒出来,就像是茫茫草原上的绿芽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嘟嘟嘟嘟嘟…………

“喂?”

“…………”

“张起灵?”

“嗯”

“你方便给手机给一下吴邪吗?我,我有事跟他说”

“……”

等待的过程意外的漫长,黎簇不自觉的掐起衣角,每次他紧张的时候都会这样。

“不方便,他还没起”

“…………”

等他还没反应过来,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福建,雨村。

张起灵挂断电话之后,习惯性去看吴邪的睡颜

这个时候他本来应该去练功的,但是他知道黎簇那小子很喜欢搞突然袭击,吴邪现在的身体状态不好,为了他的身体最好是要保证充分的睡眠。所以他这几天早功都比较晚,就是为了截胡,有什么事等那小子冷静下来再说。

“谁啊”吴邪嘟囔了一声

“骚扰电话”

“嗯……”

“你继续睡”

一天开始了。

向前看,今年第十四年了。




.“这个人真好,好到我觉得这一生忽然就有了寄托与希冀,想看他长命百岁,结婚生子,万事顺遂。”